部分人的恶毒,还真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,还要坚固。

细究下去,Sir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《三十而已》中的一个女性角色,爱上剧中年纪大的已婚男士,被拒绝后仍辞去工作不依不饶追求。

但如今骂人话术质量之高,花样之多,确实是Sir没想到的。

翻开林有有扮演者,张月的微博。

却也是通常被点赞最多的一类,直接有效地煽动情绪。

样貌是借口,演技是借口,最后目的依然是辱骂。

Sir坦白说,张月演技的确还稚嫩,但人家最多也就样子有点像白百何吧。

骂起人来,有“分析”,有“对比”,假装理中客。

当中的逻辑混乱,Sir就不细说了。

而是慢慢形成一种群体无意识的宣泄狂欢。

跳出许多相似的视频:用拖鞋等工具,猛抽电视上林有有的脸。

与网暴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演员的态度。

Sir觉得这小姑娘已经比大多数同龄人成熟。

还不忘专门发微博“感谢”,并无奈地说“下次想做好人”。

但再柔软的人,最终还是被击倒了。

微博关闭部分评论,只允许关注7天以上的粉丝评论。

说实话,Sir最恼怒的不是这种现象发生。

“国产小三”,始终是一份高危职业。

尽管她当时已经从某种程度上成功颠覆我们对“小三”的态度。

大龄离异女,貌不惊人,穿着没有牌子货,清一色朴素大方。一笑,眼角还有淡淡的鱼尾纹。

大专毕业,从跑现场的下游访问员挤进咨询公司,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单身妈妈,勤劳能干,会这么教育儿子,“如果你明天想过好日子,你今天就必须努力”。

最主要是,她不是趴在男人身上的“吸血虫”,甚至是男人事业与生活,惺惺相惜的好伙伴。

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形象,试问,谁不被俘获。

后面的事我们都知道了,演员吴越在微博遭受了大概从影生涯以来,最猛烈的问候。

Sir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,谁是压死骆驼的那一根稻草,总之结果是,吴越关闭了微博评论。

当时的谩骂,放在今天看依然魔幻。

你是小三啊,怎么可以如此“平凡”。

第二类,你演小三这么像,你本人一定也当过小三。

我知道你的角色不是你,但我就是想骂。

什么叫恶意,纵容自己无缘无故地伤害别人,就是恶意。

这些明晃晃的“诋毁”中,最常见的一个字是,#丑#。

我们不得不再次直视这个词——平庸之恶。

在过去,这是一种“对自己思想的消除,对下达命令的无条件服从,对个人判断权利放弃的恶”。

而在今天,这是一种借助互联网的便捷与隐匿,“无思想、无责任的犯罪”。

还记得2012年的丹麦电影《狩猎》吧。

每天早上出现的方式都很特别,他喜欢摘掉眼镜,翻过栅栏,吓得孩子边跑边笑。

有一天,一个四岁小女孩克拉拉跟院长说,卢卡斯对她做了“那样的事”。

这些人以为自己在行使正义,但他们行使正义时,无凭无据。

正义是一种理性的判断,不是一种情绪化的站队。

苏格拉底有句话: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。

同样的,未经思考的“正义”不该被行使。

诡异的是,同时,这些未经思考的正义,又因为天然具有“煽动性”,喜欢抱团出击。

当他从领奖台最高处下来,对着英国运动员趾高气扬地回击时。

当孙杨曝出丑闻,但事情还没定论时。

部分网友就开始涌入孙杨对手霍顿的微博,集体道歉。

“国民倘没有智,没有勇,而单靠一种所谓“气”,实在是非常危险的。”

这角色引起公愤,其实就在于一个词:不体面。

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,不要脸地纠缠大龄已婚男。

今天绝大部分国人,不体面,也不认识体面。

体面是尊严,更是智慧,只有由智慧判断的尊严,才有底气叫板年龄、财富、身份、地位。

体面也不是你有能力过你要的生活,是你发自内心地尊重,每个人都有他(她)的生活。

是你尊重任何“经过思考的选择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