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儿子移植一年了,现在依靠血浆置换维持生命,这一年来我们没有回过家,导致忽略了一家老小。为了救儿子,我们倾尽所有,甚至……把女儿也豁出去。他们说我是重男轻女,说我不配当妈妈,听到这些话我无力解释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女儿两次次救儿子时,我都在外面心疼掉泪,我们也是真的没办法了。”提起救儿子的经历,霍海霞泣不成声。

霍海霞来自河南开封杞县官庄乡,是一位幼儿园老师,丈夫退伍,二人婚后育有一儿一女。儿子士豪是一个小学霸,女儿小茹性格乖巧可人,这对儿女是霍海霞最大的骄傲。”我曾经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,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命运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”霍海霞说。

2016年12月,当时8岁的士豪正在认真准备期末考试,他持续发高烧,打针吃药都不管用,霍海霞带着士豪辗转开封儿童医院和郑州第一附属医院,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。医生建议他们进行骨髓移植,由于家庭条件有限,士豪只能依靠输血和吃药保守治疗。

然而这个病越拖越严重。2018年9月去医院复查,结果显示士豪的骨髓造血面积由30%降低至15%,再不做移植,就会有生命危险。霍海霞一刻也不敢耽搁,借遍亲朋好友,终于凑够移植费。经过检测比对,7岁的妹妹和士豪配型成功。

“这个结果让我们既兴奋又矛盾,一方面是儿子有救了,另一方面女儿还那么小,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。”霍海霞哽咽着说。

但是妹妹的体重只有30斤,如果要救70斤的哥哥,她自己的身体根本达不到要求。为了救比自己重一倍多的哥哥,小茹增重10斤,每天吃很多东西,即使撑到呕吐仍然坚持吃。”我只想救哥哥,我希望哥哥快点好起来陪我一起玩。”小茹坚定地说,”我也不怕打针的。”。听到女儿的话,霍海霞偷偷擦眼泪。在女儿的努力下,霍海霞终于在2019年1月2日将士豪送进移植仓。(点击腾讯公益【 】,为士豪续命)

因士豪吃药保守治疗2年,耽误了最佳时机,士豪在移植仓内一度出现休克。所幸医生抢救及时,把士豪从死亡线上拉回。经过22天治疗,士豪的血象和白细胞达到出仓要求,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半个月,士豪病情稳定出院。

之后是病情不断反复。士豪先后出现膀胱炎、感染巨核病毒,呼吸困难,医院直接下达病危通知书。母亲不敢接受事实,拒绝签字。”他爸那时候在村里给儿子找了一块墓地。”想起黑暗无助的日子,霍海霞泪如雨下。

就在他们要放弃的时候,权威专家来到这里坐诊,听说了士豪的情况,专门去看了下。”专家说,儿子之所以感染病毒,是因为免疫系统脆弱,现在需要再次输入淋巴细胞,帮他渡过一劫。”为了哥哥,妹妹再次来到北京捐献淋巴细胞。

那时候,霍海霞向社会求助,给儿子筹集医疗费用。然而很多网友不能理解他们的做法,觉得这是一种重男轻女的表现。霍海霞又委屈又难受。“我们没得选,孩子就躺在那里,必须得救,这种滋味,别人不懂,他们说什么我们也不理。”霍海霞说,“而且女儿也非常愿意留住哥哥,她说过,没有哥哥在,她会非常不开心的。”

妹妹的干细胞,给了士豪活下去的机会。士豪顽强抵抗着肺部真菌感染,还有长期服药给肾脏带来的损伤等等。士豪说:”我的命都是妹妹给的,我一定要努力活着。”

“孩子受罪了,他很坚强。”霍海霞说。”就是这病太花钱了,去年我们花了150万,今年又花了50多万。一半以上都不能报销。我只想把儿子的病治好,一起回家,但太难了!”霍海霞说。

为了陪儿子治病,霍海霞已经很久没有好好陪伴女儿,女儿只能跟着奶奶生活,有时半夜做梦哭着说想妈妈。霍海霞听到关于女儿的点滴,心痛不已。由于妹妹年幼,捐髓和捐淋巴细胞后时常感到身体无力,无精打采。正因如此,身边不少人批评霍海霞重男轻女,为了儿子不顾女儿安危。霍海霞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她说:”我和他爸都配型失败,但凡有一点办法,我也不会把女儿抛出去,面对儿子往后的治疗,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